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唐博客

阿唐欢迎你

 
 
 

日志

 
 

家父与民族工商业的一段因缘  

2014-04-05 20:45: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说的是一个大家不太熟悉的“桐油苎麻”行业,家父大半辈子吃的就是桐油苎麻这口饭。
    因为“成分”的关系,我从来没有在同学,同事,朋友面前谈及父亲。退休后,有了大把时间,有了参透世态炎凉的淡定,而且时代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已经八十多岁的高龄了,我想对名人经历有抢救性的发掘,家父虽非名人,我也要抓紧了解?!于是我看望家父时,会有意转移到这个话题。少言寡语的父亲,先抑后扬,陆陆续续叙述了尘封六十多年前的往事。可惜家父提到的人,因久未联系,已经无从寻找,无以佐证。好在我学会上网搜索后,根据我家父提供的人名和公司名称,竟然查到网上有记载。面对资料,我产生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有了下面粗线条的文章。
    先说说“桐油苎麻”,我知道的最基本的用途是:“桐油”,主要用途是涂刷在木船或者建筑木材上隔水防腐,延长木材使用寿命,还有化工油漆等等用途。“苎麻”经过加工后就是我们比较熟悉的麻丝,用桐油石灰混合后填塞木船的缝隙,防漏之用。总之是木船和建筑用木材的必需品。
    当时的交通运输工具主要是木船,大江南北到沿海的运输捕捞,可以说只要有江河湖泊的地方就有木船,有木船就需要桐油麻丝这个商品。下面我从网上收集到的部分老照片,可见当时的盛况。

家父与一项民族工业的因缘 - 阿唐 - 阿唐博客
 
 
家父与一项民族工业的因缘 - 阿唐 - 阿唐博客
 
家父与一项民族工业的因缘 - 阿唐 - 阿唐博客
 
家父与一项民族工业的因缘 - 阿唐 - 阿唐博客
    家父少小就离开无锡老家,到苏州、嘉兴学徒,学习炼桐油的手艺。十八岁经无锡同乡介绍到上海,以师傅的名分到也是无锡同乡参股的公司谋职。这位介绍人是我家父的第一位“贵人”,那位参股的无锡股东是家父遇到的第二位“贵人”,家父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应锡亮,是公司七个股东之一,。可能是看到家父忠厚老实,较懂业务,也可能念同乡之情,非常眷顾家父,主要工作是到上海的码头货栈清点查验加仑桶装的桐油质量所以家父对上海的码头货栈非常熟悉。在公司家父获得优厚待遇,收入颇丰。就要提到第三位“贵人”,就是公司的一位年长的“饭师傅”,也是无锡同乡人。他看到家父当时是单身的小青年,收入颇丰,怕上当受骗,照他说法:上海滩花花世界,四马路好好坏坏,赚点铜钱银子不容易,以后结婚生子派用场,成家立业也要派用场。于是他来管家父的钱。除了寄给无锡父母的月规,家父的添衣置衫钱和零用钱,其它全部由他掌控。用现在的话来说,这位“饭师傅”是个“理财达人”,当家父每每收入积累到一定数量,他就会一趟一趟去换购成黄金保存。家父遇到这样的好人三生有幸!我们要为苍天之上的“饭师傅”和其他二位贵人祈祷,为他们的后代祈福!(这些黄金按照现代说法是家父的“第一桶金”,以后在家父成家立业,渡过难关时派过用场,原先我是不知道的。但在文革后期我母亲和大妹讲起,在“抄家风”时,怕被“红卫兵”搜到“剥削罪证”,她们互相壮胆,偷偷抛于荒郊野外。到后来实在是心痛舍不得的情况下冒险留下了一条“老金”,埋于一棵行道树下。这条“老金”后来打成七份。三个女儿、二个媳妇各一份。家父家母手上戴的一份到百年后给二个儿子。经济价值已经不重要了,承载的是亲情的记忆和纪念。)
     我询问家父解放前谋职单位是什么名称,他说是:“大来桐油苎麻有限责任公司”,是上海滩第二块牌子,有出口贸易,在福州路上,杏花楼隔壁。还告诉我当时第一块牌子是沈元来桐油苎麻有限责任公司,在广东路上。还有一家排第三,三家公司垄断了江浙地区的桐油苎麻业。
     我08年退休,09年学习电脑,会上网了。根据这些线索,我在网上查到确实有“大来”。
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5/node4447/node55202/node55231/node55237/userobject1ai43168.html
     得到确切地址:福州路371号。
     记得当年外滩改建工程结束,五一开放,2010年4月29日(数码照片能忠实记录时间),趁我87岁的老父还能行走,我陪领家父一是想让他看看新外滩,二是到福州路去看看他六十多年前工作生活过的“大来”现在究竟是怎么样。打车到福州路三百多号下车,我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没有371号!我再扶着老父转一圈,老父喃喃:是这个位置,全部拆光了。旧址上是一栋高楼,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家父与民族工商业的一段因缘 - 阿唐 - 阿唐博客
     为了消除家父的遗憾,我在杏花楼请了家父,饭后到外滩。在此不赘叙。
     2011年9月底,我深圳的胞弟来沪办事,我谈及陪领老父亲到福州路之事,胞弟提出他也要去一次,把老母亲也带上。于是9月29日老父亲带拐棍,老母亲坐轮椅,由二个儿子陪领,冒着细雨到了福州路。再次确认没有371号。胞弟在福州路上的老半斋请了父母与我。
家父与民族工商业的一段因缘 - 阿唐 - 阿唐博客
 
     上图中是我家父和胞弟,背后左侧是杏花楼,右侧是福州路的路牌和原来371号的旧址。现在是355号上海文化商厦商务楼。
     (家父于2013年底突然离世,享年90。每一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个人的人生充满故事。前几天我已到无锡祭扫新坟,今天正清明,我以图文泣祭先父!)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